飛庫小說 > 玄幻小說 > 武道孤圣 >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天滅老人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天滅老人

推薦閱讀:先婚后愛:霸道老公別亂來總裁爹地惹不起妖妻傾城重生之女王歸來總裁的頭號佳妻顧少一寵成癮黑夜進化替補新郎:總裁好難纏都市之史上最強超腦江流華笙

    殘燭掃視四周,萬妖城四周乃是八座囚靈塔,囚靈塔范圍之外,四下曠野平原,天幕低垂,云色暗淡,看著像是要下一場暴雨了。

    “要下雨了…”

    獨立山風中的殘燭喃喃自語。

    下雨,那可是好事啊。

    雨為水,每逢下雨天,天地間的水靈氣會濃郁數倍,乃是修煉水屬性靈力的最佳時間。

    每到這個時候,妖獸山脈中但凡是和水靈氣沾邊的妖獸,都會紛紛離巢而出,貪婪的吸收天地間的水靈氣來蘊養己身。

    而殘燭,身為蛟尊的嫡親血裔,繼承了蛟尊大部分血脈的他,本體同樣是吞虛古蟒,只不過沒有蛟尊那樣強大就是了。

    而吞虛古蟒,乃是純正的水屬性妖獸。

    不過,雨和風、雷幾乎都是相生相伴出現的,有雨的地方,大風與雷電也必不可少。

    而元霜的靈力便是雷屬性,下雨天對她來說,也是一個很不錯的修煉機會。

    尤其是在萬妖城這種地方,里面囚禁著各種大妖,他們身上的靈力不斷溢散,流入天地之間,最終也使得萬妖城附近形成了天然的聚靈陣,靈氣遠比其他地方濃郁許多,算得上是一處修煉寶地了。

    只不過,這個修煉寶地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來的,來到這里的人,要么是囚徒身份,要么是風尊者這種典獄者,再要么就是殘燭他們這些需要借道萬妖城去往古神遺跡的妖尊后裔了。

    眾人跟隨著風尊者,身形掠過曠野,迅速奔向最近的一座囚靈塔。

    而與此同時,在虛空亂流之中的葉城,還在尋找著青葉尸體的下落,但始終沒能發現,而在外流的古炎和雷鳴二人也漸行漸遠,逐漸消失在了葉城的視野之中,進入了外流的更遠處。

    “從時間來看,他們應該把外流區域都搜尋過一遍了吧?”

    “怎么會還沒有消息呢?”

    葉城有些焦躁了起來:“別是真的找不到了吧?也不可能啊,虛空亂流就這么大,青葉的尸體不在這能跑哪去?”

    說著,葉城猛然坐起,道:“哎你說,青葉的尸體有沒有可能飄出了虛空亂流的范圍,重新進入虛空之中?”

    好一會后,靜階才道:“不會,哪怕他的尸體被絞碎成粉末了,也不可能離開虛空亂流的范圍。”

    “連雷鳴一個活著的尊者都不敢輕易嘗試橫穿亂流,青葉只不過是有一具法身罷了,而且他一死,法身無人主導在虛空亂流中只能是隨波逐流,根本沒辦法飄出亂流范圍的,你就放心吧。”

    葉城嗯了一聲,稍微放下心。

    目光眺望遠處,古炎二人的身影依舊沒有出現,只不過一抹淡淡的赤色霞光從天而降,如同古城日落時的景象,光暈鋪開,壯美至極。

    葉城頓時警惕起來。

    霞光逐漸明亮起來,在那光芒之中,隨即出現的是一道模糊身影,那身影漸漸凝實,輪廓清晰,老者笑容和藹,仙風道骨,頗有高人風范,白發蒼蒼梳于腦后,雙手結印,腿上一根青木手杖,座下一尊九頭鱷龜,緩緩而來。

    老者出現的瞬間,靜階立即道:“小心了老弟,這家伙實力很強!”

    “有多強?”

    “你見過的所有人里,包括那猿尊,都比不上眼前的這個人,他的實力極其可怕。”

    葉城瞳孔一縮,就連猿尊都無法與眼前這人相提并論嗎?

    自己至今為止,所知道的最強者就是神庭的三大尊者了,青尊、蛟尊、猿尊,這三位大妖比其他人遠遠高出一個檔次還不止,就連雷鳴、噬金妖尊這些同為尊境的強者,似乎都不賠拿來和他們三位做比較。

    而至于尊境之下的柳帝、北冥四帝、神庭妖皇那些人,就更不用說了。

    眼前的這個其貌不揚的小老頭兒在靜階口中竟然是比猿尊還要可怕的存在,那他是…青尊?!

    葉城瞬間汗毛倒立!

    青葉之死,終究還是把青尊這位大人物給招來了嗎?

    這下完了,雷鳴此刻人就在虛空亂流里,看來他是跑不了了。

    青尊能出現在這,那就說明他肯定是可以在虛空亂流中來去自如的,僅是這一點他就比雷鳴強了太多,雷鳴拿什么和他打?

    葉城慌亂不已,但腦海中隨即又傳來靜階的聲音,道:“不是青尊,這家伙不是妖獸,他是…人類?好像也不是!”

    不是妖獸,也不是人類。

    葉城詫異道:“他是虛空生物嗎?”

    “不,也不像。”

    “他的氣息很古怪,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我想不起來了,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他的實力深不可測,絕不是尊者可以相比的,他很有可能是祖境之人。”

    祖境!

    葉城耳畔炸了一個驚雷!

    這一趟妖獸山脈之旅算是不虛此行了,見了妖尊不說,這竟然又被自己又見到祖境之人了。

    祖境,整個北極境大陸有沒有祖境?

    按理說應該是有的,北極境好歹也是天圣大陸的五大極境之一,雖然比不上中極境底蘊那么深厚,大陸上的武神、武圣都扎堆往那里跑,但和其他三大極境比起來也是不弱多少的。

    但祖境強者,在北極境從來都沒人見過,就連尊者一級的人物,像神庭三大尊者,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也只是只聞其名未見其人,就連神庭很多妖皇都是幾十年才有幸見上他們一面。

    可眼下,一尊活生生的祖境強者就出現在了自己面前,距離自己不到十步,自己連他那一撮白胡子有多少根都能數的清。

    葉城強壓下自己內心的震動,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祖境,這種大人物怎么會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

    事出反常必有妖!

    這家伙很有可能不安好心!

    “別急,這道人影并非祖境強者的本尊。”

    靜階很快察覺到不對,眼前這老頭氣息強是強,但總有一種虛無縹緲的感覺,不太真實。

    葉城雖然察覺不到異常,但它不一樣,它可是地魂師,而且之前又是見過大世面的圣人級別強者,雖然如今實力不在,但眼力終歸還是有一些的。

    “他應該對你沒什么惡意,先看看再說。”

    靜階話音剛落,那老者已經騎著九頭鱷龜來到了葉城面前,那九頭鱷龜呼出的腥臭氣息都已經吐在了葉城臉上,讓葉城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很是反胃。

    葉城下意識釋放出靈魂海,替自己抵擋一下九頭鱷龜的威壓。

    但這一舉動看在九頭鱷龜的眼里,就是挑釁。

    鱷龜眼珠一動,紫色氣息撲面而來,同時,一股可怕的壓力降臨在葉城身上,壓得葉城四周的虛空都開始顫抖。

    要知道,虛空的空間遠比天圣大陸要穩定、堅固上十倍還不止!

    在天圣大陸,皇者就可以做到撕裂虛空,但放在虛空里,恐怕要最頂級的尊者,像青尊那一類的強者,才有可能做到破壞虛空的空間。

    而眼下,這頭鱷龜僅僅只是吐了一口氣,便使得虛空都為之震顫,那么它的實力恐怕連青尊來了都要為之遜色。

    但更讓葉城忌憚的是,這鱷龜只不過是坐騎而已,它背上駝著的老者才是真正的主角!

    能讓如此強大的鱷龜都臣服的人,該有多么強大?

    葉城不敢想了。

    老者精神矍鑠,目光如星,仿佛有一種洞悉萬事萬物的大智慧,他看向葉城,柔聲道:“葉城,不必驚憂,老朽此番前來,并無惡意。”

    他知道我是誰?!

    葉城像是受了驚的兔子,下意識倒退兩步,目光驚疑不定的看向老者。

    自己的名字,他怎么會知道?

    “你到底是誰!”

    老者還未答話,座下鱷龜倒是先躁動起來了,不滿的咆哮了兩聲,似乎在抗議葉城的不敬。

    葉城猛然反應過來,自己在這種強者面前,生死那完全是人家一念之間的事,就算是有靜階在保駕護航,但四品魂師終究也不是祖境強者的對手啊,自己還是表現得恭敬、乖巧一點為好。

    “晚輩葉城,見過前輩。”

    老者微微一笑,道:“不必如此多禮,你我早就應該相識,只是有事耽擱了,才拖延至今日才能相見。”

    “前輩…”

    “不用叫什么前輩了,聽著生分,老朽無名無姓,號天滅,你可以稱我為天滅老人。”

    天滅老人淡然撫須,腔調十足。

    但看著靜階眼里,卻是別有一番惡臭味道。

    不知為何,它很反感這個老家伙,它想收回之前的話了,這個老頭兒不可能沒有惡意,即使他不是直接沖著葉城來的,但他也必然在算計著葉城什么。

    不過它的想法沒辦法和葉城溝通,對方的實力實在可怕,在他面前,自己和葉城一貫的交流方式也變得不那么安全了。

    一切還是小心為上,等他走了再和葉城溝通吧。

    葉城眼尖嘴乖,立馬道:“葉城見過天滅前輩。”

    天滅老人哈哈一笑,拍了拍座下鱷龜,繼續道:“說來你我二人之間也有一段淵源,只不過你不清楚罷了。”

    “老朽乃是牧巖的授道之師,從你和牧巖相見的那一天,老朽便認識你了。”

    天滅老人目光含笑。

    牧巖的授道恩師!

    葉城瞬間相信了,如果真是這樣,那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剛認識牧巖的時候,他不過是一個初入武師境界的愣頭青,但身上一堆強力底牌,又是陣法又是傀儡的,打得自己都要抱頭鼠竄,遁入地下。

    最后自己還是靠著計策略勝一籌,把牧巖給壓了下去。

    要是換做別人,絕對會被牧巖那一堆底牌打得鼻青臉腫,爹媽都不認識了。

    現在看來,這些底牌竟然都是出自一位疑似祖境的強者之手,那就沒什么問題了。

    這種強者,哪怕隨手扔下一顆石頭都能毀天滅地,給自己的弟子幾道厲害的保命底牌也很合情合理。

    只不過,葉城還有一點困惑。

    牧巖,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運,竟然能被這種強者看中,收為弟子?

    如果這老頭真的是祖境,那牧巖就是北極境目前唯一的一位祖境強者弟子,單憑這一點,就足夠牧巖橫行無忌了,就連神庭的這些個妖尊后裔見了他都得靠邊走,何至于淪落到麒麟學宮,被幾個小丫頭片子追著打?

    和牧巖初識的那一幕,對葉城來說,不可謂印象不深刻。

    牧巖因為在學宮秋闈武試中打傷了暗影宮的女弟子,從而得罪了暗影宮,所以到了天屆小鎮之后,他被天屆暗影宮的幾位師姐滿世界追殺,幾乎被逼到上天無路、下地無門的地步,最后一頭栽在了自己的小院里,摔得灰頭土臉,顏面盡失。

    如果他的師父真的就是自己眼前的這位強者,那他何必舍近求遠,跑到北冥帝國的紅麟府去求學呢?

    麒麟學宮實力最強的云山宮主也才不過武王,和眼前這位老者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人啊,在麒麟學宮他能學到什么?

    就在葉城疑惑之時,天滅老人笑道:“不必多想,是老朽讓他去的。”

    “是前輩讓他去的?”葉城有些不可思議,這天滅老人也是有意思,自己的弟子自己不教,反而送出去讓別人教導,他就不怕別人把牧巖給教廢了?

    “正是。”

    天滅老人笑道:“所謂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老朽教導弟子,向來信奉無為二字,與其誨人不倦,不如放手揮去,任他自由自在。”

    “強者,永遠是在血與火的戰斗中成長起來的,活在老朽的庇護下,即使他成了武帝、武尊,又能如何?”

    “老朽相信,這樣成長起來的牧巖,如果有一天碰上了你,哪怕你只是武王,都可以輕易要了他的命。”

    葉城受寵若驚,連忙道:“天滅前輩過譽了,晚輩只是這凡塵俗世中的一庸碌之人,豈敢與前輩門下高徒相提并論?”

    天滅老人搖頭大笑,道:“年輕人謙虛是好事,不過,過分謙虛可就不好了。”

    葉城不好接話,笑了笑沒有吭聲。

    天滅老人目光一凝,道:“畢竟,你可是有妖尊大道在身的人啊,這極境雖然浩渺無窮,但除了少數幾人,日后又有誰能與你為敵?”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本文網址:http://www.dpnsto.live/xs/10/10019/593254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dpnsto.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湖北快3一定牛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