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玄幻小說 > 武道孤圣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第三人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第三人

推薦閱讀:總裁大人饒了我萬千寵愛耀星辰不死帝尊殘魄御天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秦煙薄云深暖心寵婚:頂級老公壞透了逆轉重生1990盛少撩妻100式超維入侵

    青云血池,血窟。

    三天時間轉瞬即過,當第三天結束之時,靈湖的光芒瞬間暗淡了許多,在蟲皇的控制下,靈湖漸漸滲入土壤之中,只剩下了干涸的河床。

    青鳳等人意猶未盡,一個個睜開眼睛之時,目光之中都是有著兩道精光噴薄而出,如同射線一般,穿透時空,遙遙看向了不可知的未來。手機端::33

    在這一刻,他們似乎可以洞徹一切,看到許久之后的自己,和自己將要踏上的大道之路。

    “云…”

    青鳳喃喃自語,一雙好看的眸子似是在發呆,又似是陷入了某種奇幻的景象之中難以自拔。

    她看到了,看到了無邊的云,飄搖在青天之上,無形無盡,在廣闊的天空幕布之上自由揮灑。

    她的大道,是云。

    青鳳茫然了,這一幕的場景讓她不由得不去茫然。

    每個人初見大道之時,都會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即使是她,即使她是妖皇,也不例外。

    而其他眾人之中,只有葉煊窺視到了一點點東西,他看到了一點微亮的火光,在漆黑深夜之中搖搖欲滅,但始終頑強燃燒著,釋放出溫暖的光芒。

    隨后,那一點火光逐漸變得明亮了一些,照耀到了更大的地方,隨即又有許多火光出現,星星點點,連成了一片,一大片,成燎原之勢!

    “火,我的大道是火嗎?”

    葉煊倒沒有太多意外,他本體便和火烈一族差不多,都是以控火而著稱的猛禽妖獸,要是他的大道不是火,那倒是有些奇怪了。

    除了他倆,其他人都沒有看到太多東西,畢竟他們的實力就擺在這,連王境都還不是,怎么可能有幸去觀摩到大道景象。

    眾人平緩了一下心情,隨即起身,拱手向蟲皇遙遙道謝,若是沒有蟲皇高抬貴手,他們或許也和葉城一樣,被阻擋在靈湖之外不得進入了。

    雖然知道蟲皇不會那么沖動得罪所有人,但這個感謝態度還是得有的。

    反正葉城也不知道跑哪去了,看不到這里的景象,就算看到了,估計也不會說什么。

    現在的他們已經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語了,每個人在洗禮之后,實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葉豹等領主幾乎都已經達到了領主后期,差一步便可以沖擊王境,葉煊也從王境前期直接來到了后期,雖然距離沖擊皇境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但也快了。

    眾人之中,只有青鳳實力提升最小,還是皇境初期,不過在洗禮之后,她已經完全掌控了皇者境界的力量,即使面對巔峰妖皇,雖然還是打不過,但也具備了自保的能力,不像那些剛剛突破的皇者,面對巔峰妖皇幾乎是必死無疑。

    蟲皇體型縮小了很多,變得只有小臂粗細,懸立半空,也沒說什么,很快就消失在了血窟之中。

    它的使命已經完成了,也是時候離開了。

    蟲皇對于這一次的監察血窟洗禮很是滿意,成功阻止了尹白進入靈湖,報了噬金妖尊當年的一箭之仇,心中大是快意。

    它可不是一般的妖皇,其他人或許還會忌憚妖尊實力,不敢這么明目張膽的針對,但它不一樣,它是有族群勢力作為依靠的。

    整個蝕骨蟲族就是它最大的底氣!

    族群中有十幾位妖皇坐鎮,就算是噬金妖尊想要報復,那也得掂量掂量!

    在十幾位妖皇聯手之下,如果不是巔峰尊者,那幾乎是必死無疑,除了一些天賦神通就是用來保命的妖皇,其他人碰上了絕對會當場隕落。

    蟲皇可以肯定,噬金妖尊絕對不是巔峰妖尊,他沒那個勇氣獨闖蝕骨蟲族的老巢,因此它才敢放心大膽的欺壓“尹白”。

    在蟲皇離去之后,血窟上空,緩緩開啟了一條通道,曙光降臨,黑暗的血窟瞬間光明如白晝,整個地窟熠熠生輝。

    “通道開啟了,我們可以離開了!”

    領主們皆是精神振奮了起來,在血池里泡了一個多月時間了,早就想離開了。

    青鳳和葉煊也是眼睛一亮,有些興奮。

    出去,就意味著更大的機遇,成功活著出去的人將會有兩個選擇,第一,死靈場,第二,海神宮。

    這兩處古神遺跡的其中一處,將會是他們的下一站。

    不過選擇權并不在他們手中,而是在葉城手里。

    念及至此,二人不約而同收回了聯翩浮想,目光開始四下搜尋葉城的蹤影。

    如果沒有這位妖尊后裔,那他們的存在就沒有意義了,沒有妖尊后裔帶領,神庭是斷然不會讓他們進入古神遺跡的。

    “殿下?”

    葉煊傳音,聲波如浪潮般四散而去,傳蕩在血窟中的每個角落里。

    然而,無人作答。

    青鳳眉頭一皺,有些不耐煩的表情,但這種不耐煩很快便被掩蓋下去,變成了焦急的模樣,似是在為葉城的安危而擔憂不已。

    “殿下您在嗎?”

    青鳳也開始傳音,同時靈識釋放而出,鋪天蓋地的搜尋而去。

    這一切,都被葉城看在眼里,青鳳等人的一舉一動,都沒能逃過他的眼睛。

    現在的葉城,身體變得更加健壯了一下,衣服之下隱藏的肌肉隱隱凸起,把衣服撐得緊繃繃的,都快要爆開似的,這代表著葉城的淬體又有了新的進展。

    “武宗六重,鐵筋九曲。”

    “接下來,就是不滅筋的淬煉了。”

    葉城喜不自勝,這修煉的簡直太輕松了,進了一趟妖獸山脈,實力直接迎來了質的飛躍。

    如果是在北冥境內,想要修煉到這一步,恐怕還要再花費一倍的時間,甚至更多。

    北冥境內畢竟沒有這么多高階的妖獸血液還有精純靈力來供自己修煉。

    此時,吞虛獸將通道略微開大了一點,目光征詢道:“大人,我們要出去嗎?”

    不知不覺,它的態度改變了很多,在葉城面前主動放低了姿態,也不再自稱為本王了。

    它很識相,以現在的情形來看,只有順從眼前的這位,還有他背后的那位大爺,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它絕對不會去得罪一位認識虛空九圣的人物。

    圣堂大帝,那可是虛空之中的頂級掠食者,一切虛空生物都需要去敬畏的存在,他的朋友,自己無論如何都是不敢招惹的。

    別說是它了,就是噬金妖尊這種尊境強者,在虛空中行走之時,都需要躲著九圣,遠遠避開。

    九圣殺尊者,那簡單的就和踩死一只螞蟻沒什么區別。

    而且像他們這種最頂級的強者,脾氣或多或少都有些古怪,指不定看誰不順眼就會一巴掌捏死,因此天圣大陸的強者們進入虛空一般都是很謹小慎微的,輕易不會暴露身份。

    葉城搖了搖頭,笑道:“先不急著出去,讓他們再找一會吧。”

    目睹著青鳳等人越來越焦急的表情,葉城竟有些惡作劇得逞一般的kuài gǎn。

    這些家伙一個一個的都不靠譜,有好處的時候跑得比誰都快,現在發現找不到自己了,知道著急了?

    哼哼,那就讓你們多急一會吧!(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

    葉城側躺在虛空中,擺了個極其舒服愜意的姿勢,悠哉悠哉的看著血窟中正在憂心如焚尋找自己下落的青鳳等人。

    沒了自己,沒了自己這個妖尊后裔的身份,你們還想活著離開嗎?

    做夢去吧!

    葉城也想明白了,這血池既然是為妖尊后裔而開的,那如果妖尊后裔都不見了,外面的那些妖皇乃至妖尊會怎么想?

    還會讓青鳳這些人出去嗎?

    不可能的,十有八九會直接封鎖血池,讓這些家伙留下來給他陪葬。

    連這點都看不明白,一見到好處就和瘋狗一樣撲上去了,青鳳這些人也都是蠢貨,愚蠢的無可救藥了。

    虛空之外,青鳳眾人似乎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臉色都有些凝重了。

    “找到殿下了嗎?”

    葉煊聳了聳肩,一臉無奈,你一個妖皇都找不到人,我們上哪找去?

    “沒有。”葉煊搖頭道。

    “你們呢?”

    青鳳把目光投向了葉豹等人,但結果不出意外。

    “沒有。”

    “沒有。”

    “我們找遍了血窟的每一個角落,都未曾發現殿下的身影。”

    葉豹等人紛紛搖頭嘆息。

    青鳳瞬間臉色蒼白,她有一個很可怕的猜測。

    “莫非是蟲皇暗中斬殺了殿下,然后嫁禍于我等?”

    青鳳此話一出,眾人瞬間呆滯,隨即炸開了鍋。

    “要真是如此,那我等必死無疑啊!”

    “該死的蟲皇,竟敢算計我等!”

    “蟲皇,你不會得逞的,待會要是有其他妖皇前來查看,我等必會和盤托出,你就等著妖尊找上門去吧!”

    “蟲皇你不得好死!”

    青鳳被吵得頭都要裂開了,靈力威壓一震,所有人同時閉嘴,被震懾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電腦端:

    “這還只是猜測,是不是蟲皇做了手腳目前我們還沒有任何證據!”

    青鳳有些憋火,道:“你們這些廢物,當著蟲皇的面一個屁都不敢放,現在人家走了,一個個倒是罵罵咧咧,吆五喝六起來了,還要臉嗎?”

    眾人沉默,心道:你不還是一樣?蟲皇在的時候,貌似還是你第一個拋棄殿下,上去阿諛奉承的吧?現在還來說我們,你哪來的臉?

    當然,眾人也只是心里想一想,不敢當著青鳳的面有所表露,畢竟青鳳也是正兒八經的妖皇強者了,隨便一只手都能捏死自己。

    人群之中,一直默默無聞,很少開口的風音妖王卻是把所有人的心中所想聽了個一清二楚,心中不由得暗自偷笑。

    但笑過之后,他的目光很快不經意似的掠過葉城藏身的那一片虛空。

    他這細微的舉動沒有能逃過葉城的眼睛,頓時,風音妖王引起了葉城的注意。

    “壞了,把這個家伙給忘掉了!”

    葉城一拍大腿,大叫不好。

    風音妖王別的不會,唯一擅長的就是qiè tīng,之前自己還有靜階,和吞虛獸的傳音交談十有八九被他聽見了。

    根據交談的內容,他絕對可以猜出自己不是真正的尹白,而是一個冒牌貨。

    現在這家伙就和一個定時zhà dàn一樣,成了自己身邊最大的隱患,他要是啥時候跳出來揭發自己,那自己可就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這老家伙,我算是明白他為什么會被妖皇打成半殘扔進來了,換成是我,估計都要把他人道毀滅成渣!”

    葉城暗罵了一句,都有些想琢磨一下如何不動聲色的除掉風音妖王了。

    這家伙雖然實力一般,和自己交手都不一定能贏得了自己,但他壞就壞在知道的東西太多了,換成是誰恐怕都不會放心這樣一位特殊的妖王留在自己身邊。

    不知這句話是不是也被風音妖王聽見了,他不自覺打了個寒顫,目光隱隱約約出現了一抹驚恐。

    “草!”

    “隔著虛空他還能聽到我的內心獨白?”

    葉城驚了,隨即更是錯愕道:“這家伙不是說他只能qiè tīng到傳音對話嗎?怎么連別人心里想什么都能聽到?”

    吞虛獸也有些呆滯,它確實沒聽說過天圣大陸還有這種奇特的妖獸存在,能偷聽別人心中所想也就罷了,竟然還能隔著一道虛空來偷聽,這也太逆天了吧?

    “我覺著他聽見了,嗯,他肯定聽見了。”

    靜階戲謔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瘋了瘋了,這個風音不能留!

    葉城下定了決心,風音妖王必須要死,他絕不會再給他繼續偷聽自己秘密的機會了。

    “殿下息怒!”

    “殿下息怒!”

    此時,意識到事情嚴重性的風音妖王,他的聲音也在葉城腦海里響起,焦急道:“屬下并非有意隱瞞,還請殿下恕罪啊!”

    葉城臉色黑得跟煤球似的,憋了半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殿下?”

    “說。”

    風音妖王試探道:“殿下心情如何?”

    “……”

    風音妖王誠懇道:“殿下若是不放心,可以在屬下靈門之中立下一道魂力,屬下絕無怨言!”

    葉城倒吸一口涼氣,背后發冷。

    這王八蛋到底是什么時候開始偷聽的,竟然連自己是魂師這件事都知道了?

    靜階也是錯愕,這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了?

    他都快成為自己和葉城之間的第三人了!

    武道孤圣

    武道孤圣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本文網址:http://www.dpnsto.live/xs/10/10019/59325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dpnsto.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湖北快3一定牛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