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玄幻小說 > 武道孤圣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抄襲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抄襲

推薦閱讀:[綜]全世界都知道你喜歡我宋黛杜祈佑[綜英美]男神讓我禍害慘了沈先生,睡沙發吧喬安安靳沉生擒厚愛:冷傲boss追妻記天臺詩人來自深海單身怎么了親愛的厲首長

    “剛才你沒有模本,所以找不到黃階高級陣法的入門路徑,這情有可原,但是現在我給你上萬條通天大道,你總能摸索出來點東西吧?”靜階嘿嘿一笑。

    葉城心神震動,在靜階的指引下,他也發覺到了縈繞在萬枯詛咒之印上的那層層封印。

    如果不細看,根本不會差距到封印的存在。

    之前葉城因為實力的問題,而且又是剛剛接觸到萬枯詛咒之印,對這枚符印還不太了解,所以并沒有察覺到封印的存在。

    但是經過這數個月的培養,萬枯詛咒之印漸漸在于葉城的靈門之內扎根,逐步和葉城融為一體,封印也在這個過程中暴露出來。

    葉城可以清晰感受到來自那可怕封印的力量,自己在它面前是如此渺小,如此脆弱。

    可以想象,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之內,葉城都不具備解除封印的能力,萬枯詛咒之印的真正力量也會等到很久之后才會徹底顯露出來。

    到了那一天,恐怕整個大陸都會為之震顫!

    “這些封印起步都是地階,你隨便拓印下來一部分,都將會是遠超黃階高級的范圍,你明白該怎么做了吧?”靜階壞笑道。

    “難道是…抄襲?”葉城咽了口唾沫,目光神采奕奕。

    “不然呢?現在的時間根本不夠你去潛心鉆研,就算把沙漏里的時間重新來過,那也不夠,直接拓印是最快捷的辦法。”

    葉城明白靜階說的是實話,留給自己的時間很有限,容不得再猶豫了。

    “好,抄了!”葉城打定主意,迅速進入狀態,將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萬枯詛咒之印周圍的無數封印陣法上。

    他現在需要做的是,選擇其中一道陣法,拓印,交卷,就這么簡單。

    但是抄襲也要會抄才行,選擇哪一道陣法,拓印陣法的哪一部分,這也是個技術活。

    看到葉城閉上了眼睛,一動不動,觀戰臺上不由得爆發一陣刺耳的奚落聲。

    “裝模作樣,他以為他是誰?他還有時間在這裝神弄鬼嗎?”

    “廢物就是廢物,一輩子也不可能追上天才的腳步!”

    “呵呵,這個葉城只不過是個從小城里走出來的小子罷了,哪里見過學宮秋闈這么大的陣勢,怕是嚇傻了吧。”

    慕容婉聽著周圍弟子傳來的不堪入耳的言論,眉頭不由得緊皺起來,她的手緊緊捏著衣擺,手心中的汗浸濕了一片。

    “葉城他到底想干什么,不會做就不會做,坦白點也不丟人,何必強撐著呢?”幾名暗影宮的弟子竊竊私語道,她們和葉城的接觸算是多的,在她們的印象里,葉城除了長得比較好看,其他也沒什么特別的地方。

    尤其是在修行者的世界,崇尚實力,武力為尊,一名男性最微不足道的地方就是他的容貌了,畢竟,長得好看也不能當飯吃啊。

    “住口!葉城是我們的同門,其他人或許可以羞辱他,輕視他,但是唯獨我們不可以。”古韻罕見的表情嚴肅,甚至帶著一絲憤怒的味道,怒視幾名出言不遜的暗影宮弟子。

    她在暗影宮弟子之中素有威望,一看到她發怒,幾名弟子頓時閉上了嘴,神色悻悻。

    在眾人身旁,唐梨默默注視著場中少年孤單倔強的身影,此時此刻,她不知為何萌生了一種想要把他抱在懷里的念頭。

    這個念頭如洪水般泛濫,迅速占據了她的整個腦海,她的目光都有些呆滯了。

    坐在云山身旁的唐墨一直注意著自己寶貝女兒的動靜,看到這一幕,他的心里一陣恍惚,目光不自覺的看向了場中那位少年。

    “唐領事?”云山關切道。

    唐墨迅速回過神,微笑道:“怎么了云宮主?”

    云山搖搖頭,笑道:“沒有,只是看你有些走神,以為你困了。”

    唐墨哈哈大笑:“宮主說笑了,能欣賞到學宮如此精彩的秋闈大考,唐某人怎會困倦。”

    說罷,兩人相視一笑,目光看向了武道場的方向。

    與學宮弟子的吵鬧聲相比,雪國商會眾人則是一片寂靜,他們并不關心場中的葉城,在他們眼里,即使葉城是魂體雙修,天賦不錯,但那又如何?沒有足夠的背景、資源和時間作為支撐,他不會有成長起來的那一天。

    沒有成長起來,那就是廢物一個,潛力再大不能兌現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他們一個個都閉上了眼睛,或是閉目養神,或是暗自運轉功法修煉靈力,等待沙漏中最后一點時間流逝殆盡。

    就在此時,葉城動了。

    他的舉動同時也引來了在場眾人的陣陣驚呼。

    “他要干什么?”

    “他難道瘋了嗎?”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里,葉城將硯臺里的墨全部潑在了試卷上,一片污黑迅速擴散,吞噬了整張試卷。

    與此同時,葉城站了起來,他腦海里從萬枯詛咒之印上拓印下來的陣法紋路時刻有消散的風險,這迫使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將其刻畫在紙上。

    葉城剛才挑選了很久,最終,他選擇了一道名為九天赤明陣的地階低級陣法,并且截取了陣法浩瀚無垠,堪比星空的紋路中的核心部分。

    越是核心,其實也越簡單。

    葉城握住筆,靈魂之力洶涌而出,灌注在手掌上,以筆為媒介,接引陣法紋路,隨心而動。

    原本污黑一片的試卷,墨汁橫流,但當葉城的筆鋒觸碰到的那一瞬間,墨汁如同被重新賦予了生命,迅速收縮涌入了葉城的筆尖,而后跟隨葉城的筆在試卷上行云流水,留下一道道優美至極的紋路。

    紋路刻畫到最后,形成了一只兇焰滔天的赤明神凰,凰鳥栩栩如生,在葉城的試卷上振翅欲飛。

    隨即,葉城落下了最后一筆,一道清亮高亢的啼鳴瞬間劃破云霄,震徹天地!

    眾人在這一剎那,腦海空白一片,目光茫然若失。這道啼鳴似乎具有無窮無盡的力量,余音縈繞,久久不散,回響在他們每個人的腦海。

    通過這道啼鳴,他們似乎看見了一只烈焰凌人、不可一世的斑斕神凰扶搖而起,直入九天。

    “鳳…鳳凰!”學宮中不少弟子被這一道啼鳴聲嚇得癡傻了,目光呆滯,口水橫流。

    但觀戰臺上的眾人實力深厚,很快便從神凰啼鳴帶來的迷幻作用之中掙脫出來,一個個瞠目結舌的看向了場中那孤單身影。

    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那道啼鳴是他刻畫出的陣法嗎?不,這絕不可能是真的。

    僅僅是陣法紋路成型便產生了如此可怕的威力,如果這道陣法徹底完成,那豈不是要毀天滅地?

    一個實力低微的學宮弟子,絕不可能有這種本事!

    “他絕對作弊了,區區一個學宮弟子,怎么可能刻畫出這種程度的陣法!”

    “云宮主,此事必有蹊蹺,還請宮主徹查!”

    雪國商會的眾多家主率先站了出來,向云山施加壓力。

    而此刻,云山才剛剛從震撼之中回過神來,聽到慕容熙等人的抗議,他一時間竟然忘了做出回答。

    “呵呵,看人家厲害,就想盡辦法栽贓陷害,全力打壓,還真是大家族一貫的作風呢。”南宮晴冷嘲熱諷道,從一開始她的心里就憋著一股氣,現在終于有機會發泄出來了。

    雪國商會眾人臉色陰沉,他們看了南宮晴一眼,知道這不是吵架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必須把這個葉城壓下去,絕不能讓他一鳴驚人,不然一旦讓他趁勢而起,日后可就不好對付了。

    畢竟,剛才的神凰陣法就出現在眾人眼前,眾人親眼目睹了它是如何成型的。

    能刻畫出這種陣法的人,而且還不是自己人,必然是一個極大的隱患。

    對于隱患,他們的一貫做法就是…除掉!

    盡管觀戰臺上吵得不可開交,但空曠的武道場上卻是一片死寂,在蕭嵐、木華、南宮流云等部分神志清醒的學宮弟子注視下,葉城拿起了兩張試卷,緩緩走向那名天雷宮講師。

    “神符宮、暗影宮弟子葉城,交卷。”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本文網址:http://www.dpnsto.live/xs/10/10019/593233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dpnsto.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湖北快3一定牛走势